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缘毛紫菀 >

谁能告诉我格桑花何时播种?

归档日期:05-07       文本归类:缘毛紫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波斯菊用种子繁殖。我国北方一般4~6月播种,6~8月陆续开花,8~9月气候炎热,多阴雨,开花较少。秋凉后又继续开花直到霜降。如在7~8月播种,则10月份就能开花,且株矮而整齐。

  波斯菊的种子有自播能力,一经栽种,以后就会生出大量自播苗;若稍加保护,便可照常开花。可于4月中旬露地床播,如温度适宜约6~7天小苗即可出土。

  在生长期间可行扦插繁殖,于节下剪取15cm左右的健壮枝梢,插于砂壤土内,适当遮荫及保持湿度,6~7天即可生根。

  中南部地区4月春播,发芽迅速,播后7~10天发芽。也可用嫩枝扦插繁殖,插后15~18天生根。

  幼苗具4~5片真叶时移植,并摘心,也可直播后间苗。如栽植地施以基肥,则生长期不需再施肥,土壤若过肥,枝叶易徒长,开花减少。7~8月高温期间开花者不易结子。波斯菊为短日照植物,春播苗往往枝叶茂盛开花较少,夏播苗植株矮小、整齐、开花不断。

  格桑花又称格桑梅朵,具体为何种植物存在广泛的争议。在藏语中,“格桑”是“美好时光”或“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的意思,所以格桑花也叫幸福花,长期以来一直寄托着藏族人民期盼幸福吉祥的美好情感。

  西藏自治区高原生物研究所依据民族植物学方法,对格桑梅朵原植物进行过研究探讨。根据相关文献研究及关键人物的访谈,表示大量的藏族影视、歌曲、西藏的期刊杂志上被视为格桑花的秋英(波斯菊)并不是真正的格桑花。从广义上说,“格桑梅朵”极有可能是高原上生命力最顽强的野花的代名词,而从植物学特征上讲菊科紫菀属植物和拉萨至昌都常见的栽培植物翠菊,都符合格桑花的。另外在藏区也有如:金露梅、狼毒花、高山杜鹃、雪莲等植物称为格桑花的。

  很久很久以前,藏族地区暴发了一场严重的瘟疫,人们一批批地死去,当地的部落首领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解决。直到有一天,一位来自遥远国度的活佛途经这里,利用当地的一种植物治愈了大家。但为了给百姓医病,这位高僧积劳成疾,不幸仙逝了。由于语言不通,人们对活佛的唯一印象就是他嘴里常说到的“格桑”——用来治病的植物。于是人们就把这位活佛称为“格桑活佛”。此后一切象征希望和幸福的美好事物也被称作“格桑”。从此,草原上最美丽的花则被称为“格桑花”。

  “格桑”本来是藏族诸神中掌管人间疾苦和幸福的天神。由于人类的贪婪和无知,肆意滥杀草原上的生灵,激怒了上天,于是上天就派“格桑”天神来人间惩罚人类。“格桑”到人间以后却发现,长期的战争已经使这片大地没有了生机,到处瘟疫肆虐。于是,天神违背了天命,帮助人类战胜瘟疫,给人类以改过自新的机会。人类为了纪念那位拯救他们的天神,便用人间最美丽、最幸福的事物,也就是格桑花来纪念他。

  好久好久以前,所有的花都是同一个妈妈的女儿,这些女孩都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格桑花和雪莲花曾经是一对孪生姐妹,后来因各自性格及长大后的目标不一致而分离,雪莲花选择了高高的喜马拉雅山。格桑花在经过

  一段时间后非常想念雪莲花,便千里迢迢跋涉前往喜马拉雅山,去看雪莲花。格桑花到喜马拉雅的时候,雪莲花已经被冰雪覆盖成了洁白的花状。格桑花很伤心,便变成鲜花陪伴在雪莲花之旁,之后她们永远在一起了。

  相传元代蒙军入藏,西藏划入中国元朝版图时期,蒙古人把翠菊种子从中国北方带到西藏,从此在西藏生根开花。那个时代是西藏历史上继吐蕃王朝灭亡之后出现的空前盛世,被忽必烈赐为“国师”的八思巴那时缔造了辉煌的萨迦,并成功地使元朝皇室接受了藏传佛教,八思巴成为元朝帝师。蒙古人传播来的翠菊在寺院和很多人家种植盛开,那个时代的人们就把叫“格桑花”。“格桑”在藏语完整地词是“格巴桑布”,“格巴”意为时代、世代,“桑布”就是昌盛的意思,连起来就是“盛世之花”的意思。

  很多人都把波斯菊认为是格桑花,而这种花在藏区另有其名,叫“张大人花”。网络查询“格桑花”的图片,展示较多的也是“张大人花”波斯菊。而波斯菊原产墨西哥及南美其他地区,别名秋英、秋樱(学名:CosmosbipinnataCav.)为菊科秋英属一二年草本植物。虽然波斯菊是许多像《八瓣格桑花》这样的影视作品或西藏大量的期刊杂志、歌曲上代表格桑花的植物,但是拉萨人称这种花为“张大人花”,却是因为此花是清末驻藏大臣张荫棠带到拉萨的。据称,1906年,清廷任命张荫棠为副都统,以驻藏帮办大臣的身份,到西藏办事,借以挽回政令不通的危局。1906年11月,张荫棠进入西藏。进藏时曾带入各种花籽,试种后,其他花籽无法生长,唯有一种花籽长出来呈“八瓣”形,且耐寒,花瓣美丽,颜色各异,清香似葵花,果实呈小葵花籽状。一时间,拉萨家家户户都争相播种,这种花生命力极强,自踏上这片高天阔土,就迅速传遍到西藏各地。然而谁都不知道此花何名,只知道是驻藏大臣张荫棠大人带人西藏,因此起名“张大人”。当时,西藏通晓汉语的人很少,而会说“张大人”这一词汇的藏族百姓却大有人在。许多不会说汉语的藏族老人谈论此花时,也能流利地说出“张大人”这3个汉字[1]。所以从物种引入中国的时间上来说,波斯菊绝对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格桑花。

  单纯从植物学上考虑,格桑花应是资源丰富、广布藏区的菊科紫菀属(AsterL.)植物和翠菊(Callistephuschinensis(L.) Nees)。在园艺中,人们通常按照习惯,把分类变更之前及之后的植物都统称为“紫菀”,广义的紫菀属还包括其他邻近的属,这些邻近的属在西藏有狗娃花属(Heteropappus Less.),翠菊属(Callistephus Cass.)等。紫菀属的很多植物不仅是传统药用植物,而且像缘毛紫菀(AstersoulieiFranch.)可用于治疗瘟疫、中毒症等疾病,这个属的其他种也有相近的药用价值,所以符合民间传说中格桑活佛的故事。蒙古人传播来的翠菊在寺院和很多人家种植盛开时代,是西藏历史上继吐蕃王朝灭亡之后出现空前盛世的时代,八思巴成为元朝帝师。八思巴在世任国师或帝师期问,除了推动藏族地区的政

  治经济文化全面发展之外,为元朝的稳定、发展以及全国各民族间的团结和文化交流,均作出过巨大贡献。那个时代的人们就把翠菊叫“格桑花”,印证了“格桑花”本身的含义和蒙古人把翠菊种子带到西藏的民间传说。

  另外还有部分说法[2]称蔷薇科委陵菜属的金露梅(PotentillafruticosaL.)为格桑花的情况。金露梅广泛分布于北半球亚寒带至北温带的高山地区,极其耐寒,可以忍受零下50℃的低温。

  在西藏,人们经常借着格桑花表达和抒发美好的情感,流传着很多赞颂格桑花的歌和故事。格桑花在藏族人民心中具有很高的位置,被藏族百姓视为象征着爱与吉祥的圣洁之花。在西藏历史的长河中,格桑花作为一种精神存在藏族百姓心中,成为他们追求幸福吉祥和美好情感的象征。它美丽而不娇艳,经常成为形容女强人的代名词。由于它喜爱高原的阳光,不畏严寒风霜,视为高原上生命力最顽强的一种野花。也是西藏首府拉萨的市花。

  2013年,拉萨市质量兴市领导小组成立了“中国拉萨国际高原格桑花节”格桑花标准化示范区科研课题组,通过开展格桑花标准化种植技术研究、配套商业开发项目研究、格桑花保健药用价值开发研究等内容,以打造“中国拉萨国际高原格桑花节”为目标,以格桑花标准化示范区建立为切入点,计划2014年在市区主要公园广泛种植,同时选择1至2条主要道路打造“格桑花景观大道”,营造气氛。

  2015年8月至10月,以“花漾世界,幸福尼木”为主题的“2015首届中国·拉萨国际格桑花文化节”在尼木县吞巴景区举行。文化节的主要内容有藏族歌舞表演、藏文字书法大赛、尼木吞巴非物质文化遗产商品展览会、尼木三绝自制体验、格桑花仙子伴游等活动。

  三四月份种植,植物在藏语中,“格桑”是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的意思,“格桑梅朵”,

  是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可风愈狂,它身愈挺;雨愈打,它叶愈翠;太阳愈曝晒,它开得愈灿烂。它就是寄托了藏族期

  盼幸福吉祥等美好情感的格桑花。在藏族眼里,格桑花也是高原上生命力最顽强、最普通的一种野花。格桑花的称谓常出现在文学作品和人们的口头文化中,但并非

  幼苗长到4~5片真叶时移植,并摘心,也可直播后间苗。如栽植地施以基肥,则生长期不需再施肥,土壤若过肥,枝叶易徒长,开花减少。7~8月高温期间开花者不易结子。种子成熟后易脱落,应于清晨采种。波斯菊为短日照植物,春播苗往往叶茂花少,夏播苗植株矮小、整齐、开花不断。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uanmaoziwan/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