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芫荽 >

芫荽_证券_腾讯网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芫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乡人淳朴,可邻里之间也难免有磕磕碰碰。一次邹家儿子跟邻居种菜老农顶撞几句,且不甘罢休,半夜里把老农种的芫荽全部拔光。第二天中午老农才发现,芫荽已连根带皮晒得蔫头耷脑。老农大怒,举起锄头朝邹家的墙壁使劲猛敲。邹家儿子自知理屈,出来赔礼道歉。老农罚他补种芫荽,少一棵亦不可。老农撅着胡子说:“树有皮人有脸,芫荽也有面子。”

  芫荽,又称园荽,即香菜。记忆中还有另一种写法:芫茜。名字挺雅的,原来却出自厨师之口。我爷爷是厨师,乡人办喜事,托他掌勺,他便唤人写菜单,而芫荽是调料,自然少不了。有一次他找不到人,便吩咐我写,我怎么也写不出芫荽这两个字,爷爷斥我无用,拿出旧菜单训之,我强词夺理:“茜字指红色的颜色,怎么和这个臭家伙有关系。”除了讨厌芫荽气味不好闻之外,也嫌它配不上茜字。

  乡人过节,家宴必有白切鸡,白切鸡必配一碟沙姜酱,一碟生芫荽。母亲可以不吃鸡肉,沙姜和芫荽是百吃不厌的。所谓五辛,乃指葱、蒜、韭、洋葱、兴渠。另一种说法是指芫荽。反正我都不沾,连姜也不吃,这让母亲恨得牙痒痒,她略懂医理,认为女子吃点姜和芫荽可以暖胃。

  长大后我还是不喜欢吃这些食物。广东小吃牛腩河粉和云吞面都习惯撒上一把葱花,这对我来说是最可恼的事,除非吩咐“走青”,不然还得一粒粒挑出来。可芫荽我竟然接受了,这与它煮的一个汤有关。我以前有晕车毛病,治好我的是一碗芫荽豆腐鱼头汤,从此便吃芫荽。广东人尤其喜欢用芫荽做点心,连打鱼肉丸子也非得放几片芫荽叶才安心,认为这才是正宗的鲮鱼球。蔡澜说早上最醒胃的莫过于一碗熬得浓浓的韩国牛尾汤,但这碗汤不好找,幸好有相熟的茶楼老板,特意为他留了一碗放了许多姜片芫荽梗的鱼片汤,哪怕喝再多的夜酒,也有鱼汤慰藉。看来这碗姜片芫荽鱼片汤,暖的不仅仅是胃,还有喝汤人的心。

  黄苗子先生聊民俗,说起芫荽,引用了一段典故:“园荽即胡荽,世传播种时口亵语,则其生滋盛,故士大夫以秽谈为‘撒园荽’。”李渔的《闲情偶记》中也有类似记载,是指杏树:“种杏不实者,以处子常系之裙系树上,便结子累累。”用处子裙系树,亏这个李渔想得出,“撒园荽”之说兴许是真的。不过我想,这些文人趣事倒比不上老农的一句话有力:“芫荽也有面子。”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anlei/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