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芫荽 >

说芫荽-新闻频道-和讯网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芫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芫荽,有一股清新而浓郁的香味,故又被称为香菜。和姜、蒜、葱、韭一样,气味浓烈,有人喜之,有人厌之。

  芫荽原产于地中海及中亚地区,在公元前1世纪的西汉时期,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土。西晋时期,张华《博物志》称:“张骞使西域,得大蒜、胡荽。”胡荽和胡麻一样,一个“胡”字,表明了身世来源,是外来的蔬菜和作物。其实,“胡荽”的称谓是根据其古伊兰语名称Koswi或goswi的音译而来。

  在南北朝后赵时,赵皇帝石勒认为自己是胡人,胡荽听起来不顺耳,下令改名为原荽,后来演变为芫荽。还有的地方因其适宜盐渍食用而称其为“盐荽”。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介绍:“其茎叶细而根多须,绥绥然也。”原来这个“荽”字,道出了芫荽的长相:植株柔细,茎叶自然散布有致。

  明人屠本蔌在《野菜笺》赞曰:“相彼芫菜,化胡携来。臭如荤菜,脆比菘苔。肉食者喜,藿食者谐,惟吾佛子,致谨于斋。或言西域兴渠别有种,使我罢食而疑猜。”这段赞誉,把芫荽的身世、特点、配菜、提味的特点,一一道来。不管是以豆叶为食的平民百姓,还是脍不厌细的贵族,都喜欢芫荽。

  在我看来,芫荽作为配菜,是一种饮食的美学。食肉配以芫荽,可解油腻,去腥味。芫荽是牛肉面最忠实的伴侣。一碗面热气腾腾地端上来,如果没有洒上切成细段的芫荽,不仅失去了青翠的颜色,也会降低食客的食欲。本来,牛肉面的主角是牛肉和面,但芫荽这个配角,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它的出现,简直就是画龙点睛,牛肉面因芫荽而有了灵魂。加了芫荽的牛肉面,诱人食欲,看上去脆嫩清鲜,闻起来香味不绝,吃起来清爽不腻。

  有一次,和一位朋友吃饭。他刚刚从潍坊回来,谈起潍坊的饮食,他说,香菜肉丝,美极!精瘦肉,切成细细的丝;去掉碎叶的芫荽茎,切段。锅烧热,加油,油热,放肉丝,加调料,热炒,肉丝快熟之时,迅速放入香菜,翻炒几下。火熄,出锅,香味扑鼻。朋友绘声绘色地描绘,那时,我们几人的晚宴已经接近尾声 ,被他一说,仍感觉,这盘菜要是端上来,很快就会被消灭掉。

  芫荽之于我,还是记忆中萦绕的气息。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一所乡镇的初中读书。那年夏天,一个周六的下午,同学都回家了 ,我读一本小说入迷,直到读完,才发觉天已黄昏。西边的天空,霞光四射,校园一片静寂,马缨花开放,在晚风中送来清香。忽然,一阵风吹过,传来芫荽的气味。校园里有一畦菜地,种的是芫荽,刚浇过水,菜地里湿润的气息,芫荽的香味,马缨花的芬芳,在晚风中缭绕,不绝于缕。吴伯箫在《菜园小记》中写道芫荽:“白菜在卷心,芫荽发出醉人的清香……真是芬芳馥郁,沁人心脾。”芫荽是一种田园的气息,坐在合欢树下阅读的少年,在乡村一隅,通过阅读,向未来而辽阔的世界遥望。这个细节,在我无数次的回忆中,夕阳余晖下翠绿的芫荽地,变得生动。

  近读《周作人致松枝茂夫手札》,看到周作人《八十自笑诗》手迹:“可笑老翁垂八十,行为端的似童痴。剧怜独脚思山父,幻作青毡羡老狸。对话有时装鬼脸,谐谈犹喜撒胡荽。低头只顾贪游戏,忘却斜阳上土堆。”

  周作人的诗歌中常常出现瓜果菜蔬以及农作物,他五十自寿诗云:半是儒家半释家,光头更不著袈裟。中年意趣窗前草,外道生涯洞里蛇。徒羡低头咬大蒜,未妨拍桌拾芝麻。谈狐说鬼寻常事,只欠工夫吃讲茶。五十自寿诗中有大蒜和芝麻,与八十自笑诗中的胡荽,都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作物。五十自寿诗旷达中有自得,八十自笑诗苍凉中有自嘲。

  周作人的诗与文,和芫荽一样,有人喜欢,有人厌恶。五十岁的周作人他自己也想不到,三年后,拂逆落水当了汉奸,更看不到八十岁时“斜阳上土堆”。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感,吃某一种菜蔬,三十岁有三十岁的滋味,五十岁有五十岁的味道。当年的那个少年,在一夕晚风的芫荽的清香中,向未来眺望,他看不到如今我写芫荽这样的文章。

  有一次,我在一个五星级的大酒店参加一个晚宴,上的凉盘,有一碟腌制的芫荽菜根。味道不坏,越吃越有滋味。嚼得菜根,百事可做。其实,人这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情,足矣。柳已青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anlei/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