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芫花 >

促癌植物在身边?不吃就没事!(组图)

归档日期:05-15       文本归类:芫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是广西桂林漓江一处河滩上的乌桕树林,每年吸引很多人前往观赏。但乌桕是被列入“黑名单”的促癌植物。

  最近,有一份 “促癌植物”的“黑名单”在网上流传。52种植物榜上有名,其中近50种在广东、广西地区广泛种植,这些植物所含有的“促癌物质”被认为是引发鼻咽癌的元凶。一些专家和部门甚至建议市民应及早“清理门户”,不要引毒入室,引起后患。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特邀专家进行分析。

  追根溯源,可以发现关于“促癌植物”的黑名单最早见于1992年中国预防科学院病毒研究所曾毅院士所写的一篇名为《诱导Epstein-Barr病毒早期抗原表达的中草物和植物筛选》的文章。曾毅在文章中指出,在一项有关EB病毒与鼻咽癌关系的研究中,发现52种植物当中含有EB病毒的诱导物,可导致鼻咽癌的发生。

  文章指出,这52种植物主要属于大戟科和瑞香科,包括变叶木、乌桕、油桐、苏木、红凤仙花等许多常见的观赏植物、药用植物以及经济植物。曾毅院士还特别指出,这52种植物中,大概有39~40种分布在鼻咽癌高发地区广东和广西,在他看来这并非是一种巧合。“在种植这些植物较多的地区的土壤、蜂蜜、蔬菜中,都有可能含有诱发EB病毒的物质或促癌物。在广西,鼻咽癌的发病率以西江流域两岸较高,而且水上居民的鼻咽癌发病率也比陆地居民高2~3倍。西江水流混浊,含泥高,是否可能含有EB病毒诱导物和促癌物?西江流域的群众,特别是水上居民的鼻咽癌发病率高, 是否可能与长期饮用含有EB病毒诱导物和促癌物的水有关?值得进一步研究。”

  曾毅院士也指出,植物中这种促癌物质只是一种癌症的“诱导物”,但是对于那些有鼻咽癌遗传基因的人来说,这种植物无疑是危险的。相对于普通人群,这些鼻咽癌的“高危人群”更有可能因为长期吸入花粉、尘土颗粒等原因引发疾病。所以,最好让这52种植物远离自己的日常生活,不要种植,以绝后患。

  这篇发布于20年前的论文,每过几年就会被人挖出来重温一下。“黑名单”上的52种植物则一次次被打入冷宫,不知曾经经历了多少次“绞杀”。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甚至向全国医院下达过正式禁令:禁止种植52种含有促癌物质的植物,以免让患者“雪上加霜”。

  对于这52种植物近乎已经“做实”了的致癌罪恶,记者日前走访各路植物专家,得到的却是不一样的反馈。他们普遍认为,几十年的时间里,这“黑名单”上的52种植物蒙受了不白之冤。

  中科院植物分子生物学博士研究生郗旺首先分析了什么是“EB病毒”。“它是指Epstein-Barr病毒(Epstein-Barr virus,EBV),这种病毒属于疱疹病毒的一类,因此也被称作第四型人类疱疹病毒。这种病毒可以说是分布最为广泛的病毒之一,地球上90%以上的人口都受到这种病毒的感染。不过,EB病毒在大多数时候并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显著影响,只是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会从默默无闻的潜伏中‘苏醒’过来,进行大量的复制活动。而复制活动的产物,则可以使得其所感染的细胞内部控制正常分化、增殖的信号通路产生异常,从而发生癌变。”

  郗旺告诉记者,曾毅院士在文章中说“在1693种植物中发现有52种植物诱导了EB病毒早期抗原表达”这其中的“早期抗原”,正是EB病毒开始变得活跃的标志,换句话说,就是EB病毒此时已经具有导致细胞发生癌变的能力。

  “植物当中的化学物质可以使EB病毒从潜伏状态转变为活跃的复制状态。这些物质本身并没有导致正常细胞癌变的能力,但它在达到一定剂量时能够激活潜伏的EB病毒,而激活的EB病毒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细胞癌变。换句话说,植物中的化学物质只能被称为‘促癌物质’,它是导致癌症的帮凶,但并非主犯。”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廖景平博士和郗旺持相近观点。“目前学界公认的是,对于癌症而言,遗传因素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们生活的环境中,水、空气、食物、土壤中可能会存在一些其他‘诱导物’,但它们之间究竟如何发挥协同作用,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目前并没真正搞清楚。而针对这种诱导EB病毒的植物中的促癌物质而言,它究竟是在什么条件下,以怎样的方式,特别是在接触了多少量的情况下会‘促癌’,曾毅院士的论文中都没有提及。在这个前提下,就说这些植物因为‘有毒’必须远离,这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针对曾毅院士所说的两广地区“促癌植物”分布较广,而当地鼻咽癌的发病率也的确较高的现象,郗旺表示:“两者之间可能确实具有一定相关性。因为在两广地区的土壤中的确检测到了比其他地区更多的促癌物质。”

  但她并不认为群众,哪怕是具有鼻咽癌基因的人,必须远离这些植物才是安全的。“人们并不会因为看到这些植物,或者闻到它们散发出来的气味就接触到促癌物质。促癌物质并非易于挥发的酯类、烷烃类等。它的分子量较大,挥发性较差。同时,促癌物质多为水溶性物质,在含水量较高的植物中能更进一步限制其挥发能力。促癌物质通过挥发而被人体摄入的量是微乎其微的。对虎刺梅挥发性成分检测的实验也表明,其挥发性物质中并未检测到促癌成分。”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植物化学研究方向首席科学家魏孝义博士同样表示:“就我对大戟科、瑞香科植物的了解而言,其毒性往往体现在不慎接触之后引起皮肤红肿以及过敏等反应。从目前我所接触到的资料来看,不能明确认定这些植物中所含的物质会引发癌症。名单中所列的植物涉及的种类非常广,有非常常见的观赏类植物、经济类植物、药用植物。如果这些植物同癌症有某种必然的相关性,不可能全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没有觉察。我认为曾毅院士的研究结论基本上还只是停留在猜测的层面,至少目前还缺少非常细致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的支持。”

  魏孝义博士告诉记者,在植物界中,所谓的“有毒”并不是一件稀罕事。而植物中的“有毒物质”大都属于植物的次生代谢产物。“植物在进化和生存的过程中,需要和昆虫以及其他植物的协同作用。例如它会产生一些苦涩而有毒的次生代谢产物,如生物碱、单宁,使动物不敢前来取食,此外,还有抗菌的、抗干旱的次生代谢产物……这些都是植物在进化的过程中为了生存而产生的保护素,或者说是植物为了应对生存竞争而发明出的‘化学防御武器’。如果被合理利用,它有可能成为良药比如紫杉醇本身毒性非常强,但也是很好的抗癌药物。”

  郗旺特别指出,具有毒性的次生代谢产物大都存在于植物体内,只有当植物体发生损伤的时候才会释放出来。“比如说夹竹桃的毒性,主要来源于其茎叶中含有的多种强心苷类物质,这种物质平时会安静地待在植物体内,只有在叶片和枝条受到损伤时才会以分泌物的形式流出。如果人类误食其树叶,或是让其分泌物接触到黏膜,这些强心苷类物质才会被机体吸收,从而显示出毒性。所以,促癌植物也好,有毒植物也罢,只要不吃,基本上问题不大。当然,我们还应该注意避免接触植物的分泌物,弄过植物后要洗手。为了安全起见,也不要让名单上的植物在卧室中和人长期共处,并且保持室内通风。能做到这几点,‘有毒植物’就不会对人类造成危害。”

  魏孝义博士和廖景平博士也表示,我们需要做的并不是将所谓的有毒植物从我们的生活中赶尽杀绝,而是要注意千万不要“乱吃”植物。廖景平博士介绍,现在很多人注重养生,喜欢用一些来路不明的花花草草泡水喝,这种行为应当尽量避免。

  “值得庆幸的是,许多有毒植物大部分的毒素是可以被人体正常代谢掉的。但也有例外,比如马兜铃酸,这种物质没法被人体代谢,会在体内逐渐累积,最终对肾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一些广东人喜欢自己随便采些草来煮凉茶,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魏孝义博士表示。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anhua/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