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芫花 >

古代中医的「取虫」治疗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芫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古代中医在医书中记载的治疗方法,往往会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就像以下记载有关于病人体内寄生虫的治疗历程,看上去就十分可怕。

  《名医类案》记载:金代名医王海藏有次遇上了一个风气冲心的病人,凡食必吐,一身枯瘦。于是就教他服万病紫菀丸。连续服了二十天后,病人泻出五六块肉块和白脓,病就好了。同样的病症也发生在赵侍郎身上,一吃就吐,眼不能见,耳不能听,也是服万病紫菀丸后,泻出五七条青蛇和恶脓,病就好了。

  《明史》记载:明代御医戴原礼奉明太祖朱元璋的命令,为燕王治疗积聚病。见以前医生的用药对症,想为什么没有效果呢?就问燕王喜欢吃什么。燕王说最喜欢吃生芹菜。戴原礼思索片刻,开了一副药。当天晚上燕王腹泻大作,泻出许多小虫出来,翌日病就好了。

  明代名医李中梓《里中医案》记载:南京姚越甫,乙卯年秋天两个儿子都得痨瘵,亦即肺结核死去,他悲痛不已,潮热咳嗽,两眼昏花,进而浑身无力,服药皆无效。李中梓据脉象诊断为传尸病,也就是认为一人感染虫疾,死后虫转附他人。若虫在侵蚀内脏,不除虫病人肯定无法生存。于是李中梓用加川芎、当归的血余散,再加甘遂、天灵盖,磨成粉末,用桃树枝煎汤。在清晨让病人服下,到了辰时,病人已经泻出几条虫子。第二天凌晨,将粉药减半服用,又泻出几条虫子。李中梓把虫子用烈火锻死,与雄黄一起研成粉末,装瓶,把瓶盖封死,埋在没有人经过的偏僻处。而病人服用十全大补丸半年后康复。。

  明代名医孙一奎《孙氏医案》记载:曾治丁氏痛风,开始时诊断为湿痰凝滞经络作痛,但是五副药之后病人却痛得更加厉害。于是孙一奎决定改变药方,用醋炒芫花三分、海金沙一分为末,热开水调下。到了晚上病人腹泻一次,腿痛好了大半,稍能活动。半夜众人喝酒未散,忽然病人腹痛剧烈,转瞬已有人说病人已经逝世了。孙一奎认为这是痛晕,进内查看后发现病人还坐在便器上,冷汗淋漓,面色发青。执手诊脉,手冷如冰,但用力按还有脉搏。于是马上令人为她灌姜汤,病人苏醒后慢慢告诉婢女:刚才肚子很痛,然后火光溅出,肛门象被火烧一样,大响一声,不知泻下了什么东西?众人察看,竟然是一条血色泥鳅,长六寸,宽半寸,有眼睛有鳞片,在盆里还可以游动,众人看了都毛骨悚然。

  明代儿科名医万密斋《幼科发挥》则记载到,胡泮西弟弟英年早逝,遗子由胡泮西夫人抚养。孩子肚中生虫作痛,万密斋请教父亲该如何治疗,父亲用雄黄解毒丸,可惜完全不见效。万密斋认为该虫已经通灵性了,要想办法才能取下它。而办法也是十分有趣,先选定适宜破除的黄道吉日,隔夜熬好苦楝根汤。在清晨用油煎鸡蛋一个,鸡蛋煎好了又故意不给孩子吃,孩子闻到香味急着要吃,肚子里好像有东西涌上心口。我趁机给他喝药,一会儿孩子心口上的东西落下去了。再过了两个时辰,孩子腹中咕咕叫,泻下一条奇怪的虫子,大约小拇指长。过了数日,病就痊愈了。

  这些例子一谈起来确实令人毛骨悚然,但是这些确实记载着不同的医书当中。其实古代的饮用水的卫生程度实在不高,也不一定每一户人家都有能力先把水烧开再喝,所以寄生虫的问题一直存在。就像现代我们已经知道的常见肠道寄生虫就有蛔虫、蛲虫、钩虫、绦虫等等。要是成年绦虫可以长达六米,要是给古人看见也不知道该会怎样记载。所以现代城市的卫生条件有了改善,这些寄生虫疾病也就告别了我们,但是在古代医生要处理这些寄生虫问题真的是很常见。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anhua/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