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芫花 >

平潭植物爱好者翁爱平钟爱“刷山” 呼吁保护本土植物

归档日期:05-10       文本归类:芫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马鞍藤、芫花、鬼针草、兰香草平潭本土野生植物品种众多,亦是岚岛儿女的童年记忆。但是大多数人对它们知之甚少,更不知其专业学名及详细用途,甚至存在恶意破坏野生植物等现象。发掘与保护平潭野生植物,意义重大且迫在眉睫。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这些寻常人眼中的“野花野草”,却是植物爱好者翁爱平的心头好。在翁爱平眼中,平潭的一草一木,都仿佛自带可爱灵魂,吸引她不断靠近,不断探寻。近日,记者跟随翁爱平一同前往君山,走进平潭野生植物的世界。

  “刷山”是植物爱好者对翻山越岭寻觅植物的形象称呼。这不是翁爱平第一次去“刷山”,一有空闲,她就会到山上走走。这一回,翁爱平计划挖掘君山的植物分布情况,观察它们的生长习性并记录在册。同时,重点寻觅半夏和芫花的身影。

  凌晨的君山略带凉意,天色不明,雾气尚未完全散去,远处的深山迷迷蒙蒙,神秘又引人遐思。沿着山路一路行进,植物爱好者们也一路探看路边的花草植物。不多时,路边的一株植物引起了翁爱平的注意,她停下了脚步,微微俯下身子,拿起手机拍摄面前的植物。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翁爱平稍显黝黑的脸庞上,倒映出她眼底闪烁的喜悦光芒:“这是两面针,带有轻微毒性,不能直接服用,否则可能会引发中毒。”翁爱平发现了今日的第一株有用植物,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很多植物看起来平凡且毫无特点,实则它有着很多用途与奇妙之处。”说着,翁爱平转而指向另一株花朵,“你瞧,这个是野牡丹,别看它是一朵普通的花,但它医药用途极大。”

  对植物的热爱,充沛了翁爱平的灵魂,也丰富了她的精神生活。“很多人觉得喜爱野生植物很孤独,但我并不觉得孤独。”翁爱平说。君山、仙人井、大福湾、坛南湾、牛寨山三年多来她几乎走遍了平潭大大小小的地方。她没有具体计划:每个月要去哪些地方,要整理多少植物资料,这一切,不过是随心随性。她总是不自觉地去发现与辨识植物,享受这惊喜的过程。但是,每到休息或者空闲时间,她都忍不住要出去“刷山”,出去看看植物。

  和翁爱平一同刷山的植物爱好者们,均来自她创建的植物交流爱好群。群内聚集了众多爱好植物的岚岛人,翁爱平不时就会召集群友一起去“刷山”,一起研究植物。

  初次接触野生植物是在2014年,彼时在大福湾游玩的翁爱平,无意中发现了许多童年记忆中的植物,但她却不知道它们的名称。带着好奇心,翁爱平开始查询和接触野生植物。“刚开始我只是好奇,后来才发现打开了全新的世界,想要详细了解这些植物。”翁爱平说。

  翁爱平是福州市儿童学园保健医生。虽不是植物专业出身,但学医的她对草药有特殊的敏感度,遇到不认识的植物,就想知道它们的名称。以至于到后来走在路上,翁爱平的注意力从来不在过往路人的脸上,她的目光只聚集在路边的花花草草。要是能叫出它们的名字,她就很高兴,但凡有叫不出名字的,她定会停下来把植物仔仔细细地拍下来,再回去查阅相关资料。

  从对野生植物充满新奇,到如今能够辨识平潭本地大部分植物,翁爱平仅仅花了三年。每天晚上10时至12时,是她整理资料与查问植物学名的固定时间。几年来,她花费在查阅与了解植物上的时间就约有1万多个小时。为了更深入地认识与了解植物,翁爱平几乎加入了全国所有的植物爱好者线上交流群。平时,遇到难以辨识的植物,她便会发在群里与大家一同探讨。

  “刷山”期间,最令翁爱平费时费力的是追踪童年植物“金石榴”(学名:白蕊草)。金石榴是翁爱平童年记忆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老家的金石榴植株矮小,产量不多,常常未长大就被我们这些孩子拔个精光。”说起童年与植物的美好回忆,翁爱平始终意难平。因此每逢周末或空闲时间,翁爱平就会回老家岚城乡正旺村,在金石榴曾生长过的地方不断地搜寻。甚至,她曾向几十位平潭老中医求教,却无一人知悉。

  就这样,翁爱平边寻找金石榴,边查阅资料。从白花、蓝花、紫花,到各种颜色的花,再从四瓣花、五瓣花、喇叭花,到各种形状的花。经过三年多的寻觅,今年6月,她终于在老家找到了心心念念的“童年伙伴”金石榴。

  “这是历时最久的一次寻找。”但翁爱平觉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与寻找金石榴一样,如今的翁爱平也在试图找出童年记忆中所有的花草。

  2017年,翁爱平创建了自己的个人公众号“踏花笔记”。她以“青色”为笔名记录了她在平潭发现植物、寻找植物的点点滴滴。生动细腻的文字,配上“刷山”时拍摄的图片,这份踏花笔记显得详实而厚重。迄今为止,她已记录了平潭本土野生植物150多种,并引起众多平潭植物爱好者的点击与关注。除此之外,她还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自己的所见所得,并整理成《踏花行》系列,共有300多期。

  遗憾的是,在寻找植物的过程中,翁爱平发现了一件极为痛心的事:平潭不少本土野生植物开始逐渐地减少,甚至濒临灭绝。对此,翁爱平认为,保护平潭本土野生植物已经迫在眉睫。这种情况在大城市已有先例,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在部署“补植增绿”工作事项时,提出对野生地被要实行“自然抚育”。也就是说,对于野生的地被植物,不再是一律拔除,而是要根据生态和景观的需求,科学地保留利用。

  今年3月,福建农林大学师生团队来岚,对平潭野生植物进行普查,并且即将汇编出一本《平潭海岛植物图录》。前几日,“闲不住”的翁爱平再度“刷山”,在流水镇百犬山偶遇了同样在进行植物调查的农大师生们。借此机会,她还同农林大学的师生探讨了她所发现的变异野生植物粉色鬼针草。

  福建农林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学生李加庆表示,平潭现在存在忽视保护野生植物的现状,导致大量野生植物被恶意挖掘,很多平潭人小时候常见的植物已经消失影踪。“推广和教育肯定是必要的,宣传平潭的自然植物存在重要意义。只有让人们了解、有了保护身边植物的概念,才能更好地付诸行动。多推广,多科普,多行动。少挖掘,少采摘,少破坏。”李加庆说。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anhua/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