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芫花 >

春天是昨夜走的 只闻花香 不谈悲喜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芫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春天是昨夜走的 只闻花香 不谈悲喜 文/图 朱茂强 昨夜里最后一个春的时辰, 在呼啸而过的阵

  想起谷雨那天,翻山越岭来到韩家峪小山村,在暮春时节里,沏的那一杯春茶,上下浮动的小叶芽,是一个冬天的日月精华啊。

  一杯谷雨茶,沉浮着一个春意阑珊,这个春天,将从杯中一片绿茶叶开始又结束。

  我一个人,爬到山顶上,与花儿说会话,与草儿呢喃会,再微笑别过,我只带走些许的思念。

  将地堰、坝子上,随处可见的棉条子,扒皮,缠上棉花,倒入敌敌畏,插进果树蚱虫眼里,蚱虫闻到,安乐死。

  三哥颔首微笑,表示赞同我俩沿蜿蜒的山路去寻找那另外二株,其中一株,找了三四个来回,反复寻它不见。

  “她开着蓝花,能一眼看到,或闻到花香,找得到。花罢了,绿叶长起来了,周围全是绿,就不好认了。”三哥说道。

  “弟弟,这是香薷。香薷,九月以后开花,插花瓶里水养能活半个月”,望着这一片还是朵朵干花穗的香薷,三哥对我说。

  三哥喜欢认草识花,一会儿,他就在手机上把刚刚见到的十多个花草名写好,微信发给了我。

  “芫花、米袋子、翻白草、芍药、委陵菜、泥胡菜、杠柳、追骨风、桃叶鸦葱、夏枯草、香薷、狗舌草、马勃…”

  我俩纷纷说着儿时山上虫草:舌虫子,绝迹了;长虫也少见了,以前山上很多;蝎子没了;土鳖没了;大蜇人蜂没了…灰马勃,整座山上也寻不到二三十个了;秋雨后,一窝窝的松蘑菇,也绝迹了…

  其实消失的不仅仅是那些虫虫草草,其赖以生存的地堰、土坎、堤坝、土地,遭到毁灭。

  “我二叔,就是你的爷爷,吃了晚饭,村头上一站,圣良庄(距离我村东北五里)锣鼓家什一响,就知道是要唱的哪出戏,是空城计还是甘露寺。不管哪门乐器,二叔拿来就会演奏。”父亲叹服地说道。

  茂会三哥,可是当年的县一中高才生,高二就冲刺高考,高分考入上海财经大学,现在中信银行工作,三哥的孩子,在美国留学,硕士毕业,马上就读博士学位。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yanhua/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