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蓝月亮精选料单双 > 菥冥 >

第一章 我环顾着包厢内各个角落十几名男女举杯热情地

归档日期:05-10       文本归类:菥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环顾着包厢内各个角落,十几名男女举杯热情地交谈着,他们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容令我胃液一阵翻涌,险些呕吐了出来。我实在无法想象,这些人刚从一场葬礼上回来。

  事情过于突然了,一个礼拜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岳明打来的,他告诉我楚奕萧自杀了。他在电话当中说话极为含糊,而我想要再问一些具体的细节,他却显得不耐烦了,最后只告诉我楚奕萧葬礼的时间后匆匆挂断电话。

  我印象中楚奕萧总是喜欢坐在一架已经锈迹斑斑的秋千上,剧烈地晃动着她那副本就娇弱的身体,她时而极速向上腾空飞起,时而应声坠落至最低,在‘外人’看来触目惊心。每每这个时候,我大老远就能听见她爽朗的笑声。至于‘外人’,只有我一人。我不愿意相信样她会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了结性命。

  楚奕萧的葬礼是在老家举行的,出席葬礼的人很多,大都是她自家亲戚。高中班上的同学也来了,人数不多,十几人而已,那些人多半是岳明号召起来的。不过话说回来,岳明自始至终没有现身,这倒是很奇怪。

  整个葬礼在下午两点才算结束。葬礼结束之后,同学中有人提议去梦露酒吧喝酒,不少人附和着,我推辞不掉便一同前往。

  我走出包厢去了柜台,柜台站着一名二十来岁的女服务生。女服务生见到来人后,赶紧丢下手机站了起来。

  “给我取一包软中华,”我一边说一边伸手从西服里面掏出钱包,取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柜台上。

  女服务生将中华牌香烟和零钱一同递给了我,我顺手将零钱塞进口袋,走出梦露酒吧。

  街道上的行人很少,我绕过邮局大门前两排圆球状的石头,穿过街道,走进明城高中。

  明城高中门口右侧是一间上个世纪修建的老式平房,白色的油漆粉刷的墙面如今成了灰褐色,尤其是墙体角落的地方,墙皮成片脱落,裸露出水泥墙壁。门口一面褪去了颜色的牌子上,还依稀能看清楚值班室几个字。

  “你是谁?难道不知道学校是不许生人进来。”男人从沙发上迅速起身,然后将沙发上封面暴露的女性杂志收进了柜子,经过桌面上水晶烟灰缸时,他用力摁灭了点燃的香烟。

  “我上午的时候打电话联系过岳明老师,告诉他下午我回来找他,可是刚才我打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打通,你知道他现在还在学校吗?”我直接说明来意。

  “岳明?”男人看我的眼神顿时古怪了起来,他随后道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你难道不知道岳明猥亵女学生已经被学校辞退了。”

  “是一个礼拜前吧,”男人用不太确定的口吻说道,他挠了挠头,“毕竟我刚来这里没几天,上个月值班那个家伙也被辞退了,我是前两天才来的。”

  男人背靠在松软的黑沙发上,他整个身躯都仿佛陷进去了一样。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嘴里吞吐着白色的烟圈。“我也是听学校那个美术老师说,好像是学校文化艺术节结束没两天的事情。那天晚上岳明趁着高三学生晚自习放学后,他故意在教室里单独留下了一名女学生辅导作业。晚上十点之后学校里的师生都离校回家去了,岳明看着学校里没人了,就借口说有一本参考书留在办公室,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教职工的办公室。后来发生的事情你都可以想象,那名女生发生过那件事情之后休学回家了。说也奇怪,那件事情只有岳明和那个女生知道,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匿名举报,而且举报信里还有两个人在教职工办公室的照片。校长私下里找岳明,岳明隔天便被辞退了。学校了除了几个知情人,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老师猥亵学生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学校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那个美术老师一般周末都会在画室作画,你去教学楼五楼的画室应该就会见到。”男人伸手将软中华香烟和打火机一起装进牛仔裤的裤兜里。“这件事情可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说。”

  我离开值班室前往教学楼。学校的教学楼共有五层,中间用黑色方形玻璃全部覆盖的大楼是教职工办公的楼层,办公楼的东西两侧延伸出来楼层是学生的教室区域,东西两栋楼的墙壁上覆盖着着清一色的粉红瓷砖,与职工楼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从东面教室区域的楼梯走了上去。楼梯的台阶是采用大理石的铺垫的,楼梯的扶手是木制的,上面涂了一层黄色的油漆。从地下抬头向上望去,犹如一个在空中完全展开的螺旋体,场面颇为壮观。

  美术教室在教职工大楼右数第三个房间,而教职工办公室正好在美术教室的对面。

  我走到美术教室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我手放在了门把手上,这时门应声打开了。门开的一瞬间,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我面前。

  那个女人胸前围着一个灰色的围裙,围裙上沾了不少的黄、蓝、黑、红各种颜色的染料。她乳白色毛衣的袖子挽至了手肘,露出两条白皙的手臂。她此时一手握着画笔,一手端着染料盘。

  女人身子靠在门后,门和门框留出二十厘米的空隙。我的突然造访让她困惑不少。

  “你来美术教室是有什么事吗?”她眼睛一直可疑地盯着我,我的装扮并不是一名学生,而且又是素未蒙面的男人,她抱有适度的警惕才是正常人应有的反应。

  “我想向你了解一些事情,”我说,“我是岳明老师之前带过的学生,今天有事和老师商量,刚才值班室的男人告诉我老师被辞退的事情。”

  我走进美术教室。美术教室的中央摆放着十几架作画的画架,那些画架上面都裹了一层白布。那女人走向美术教室西北角的地方,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射了进来,照射在了那未完成的画作上泛出彩虹色的光来。

  我自觉没有美术方面的天分,高中时期美术教室也从未去过,今天是第一次。那个女人所画的这幅画很古怪,她用蓝色的染料将画布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涂成了蓝色,按一般的审美标准来看,这幅画只能当做失败品来处理。

  “随手涂鸦而已,”女人拿着手里的画笔又在那蓝色的染料上修改了,她忽然手在画布上顿住了,“对了,你想问什么。”

  “关于岳明老师猥亵女学生的事情,我从值班室那个男人那里了解到。我想老师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状况。”我背靠在玻璃窗,正好挡住外面照射进画布的光线。

  “你又不是明城高中的学生就不必称呼我为老师了,我叫白茹。”白茹放下了手里的画笔,“你应该从值班室那个男人嘴里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还有什么问题?”

  “岳明老师猥亵女学生的事情发生在校园文化艺术节结束两天之后,那件事情只有当事人两个人知道,而举报信是在这件事情过去快一个月才出现的。”我眼睛盯着白茹的后背。“关于这一点我想不通,如果是那名女生举报的话是不会拖这么久,而如果有第三个人,那个人又是谁?”

  “举报信是匿名举报,当时是通过校长的信箱塞了进去。举报信的内容是通过电脑打印出来,信中还夹着两张相片。至于举报人一直没有头绪。”白茹声音平淡地说道。

  “照片拍摄的画面?”白茹俏皮地笑出声来,“那些照片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没有看过成人的A片?”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要开始作画了。白茹在画架旁边的木台上左手端起画盘,右手拿着画笔。

  “那些照片是从什么角度拍摄的,据我所知职工办公室是没有安装监控设备的,所以一定是有人偷偷拍摄的。”我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

  “举报信的照片是用手机拍摄的,你所说的拍摄角度应该是从教职工门上的玻璃窗进行拍摄。不过门上的玻璃窗差不多有两米高,真的有人从那里拍摄的是很困难的。”

  “学校有专门的规定,离开教室必须锁门,根本没有这种可能。”白茹厌倦了玩这种无聊的推理游戏,她用不容我反驳语气说道:“你该走了!”

  我告辞白茹之后离开了美术教室。出了美术教室,我眼睛看着对面教职工办公室门上的那个玻璃窗。玻璃窗的规格差是100com✘30com。我站在教职工办公室的门前举起了一只右手来,最后踮起脚尖,右手也只是勉强够到门框,距离玻璃窗少说也有10厘米的距离。我的个头是170com,右手举起的高度差不多200com。要是真有人偷怕,那么偷拍人的身高不低于180com。同时又有一个问题出来了,偷拍人如何确定偷拍的角度。这一点尤为重要。

  我下了教职工大楼,又去了一趟值班室。值班室那个男人见我又回来了,神情有些意外。

  “你知道那个叫白茹的美术老师在美术教室一般会待到什么时间。”我有意询问。

  “白茹她是一个画痴,具体待到什么时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她一般都是在学生晚自习之后才回家的。”

本文链接:http://amairgin.net/siming/537.html